新浪黑龙江 万象

大庆一比特币挖矿厂伪装电修厂 九个月偷电300余万

摘要: 一处伪装成电修厂,整日轰鸣作业、少有人进出的厂子,经过明查暗访终于揭开了它比特币挖矿厂的庐山真面目。然而,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这个千余台机器终日工作的大厂,每月的耗电量竟然只有 200 度。几经辗转,大庆市公安局油田分局的民警终于揪出了这个家族式的 “ 电耗子 ”。

一处伪装成电修厂,整日轰鸣作业、少有人进出的厂子,经过明查暗访终于揭开了它比特币挖矿厂的庐山真面目。然而,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这个千余台机器终日工作的大厂,每月的耗电量竟然只有 200 度。几经辗转,大庆市公安局油田分局的民警终于揪出了这个家族式的 “ 电耗子 ”。

A 神秘电修厂原是比特币挖矿机

大庆市郊区一电修厂的一大片厂房,常年大门紧闭。南、东两片厂房,每个厂区都发出隆隆的声音,外墙体上还安装了将近 10 个硕大的风扇。厂房里不冒烟,少有工人进出,不像是电器修理厂该有的样子。当地油田管区的保卫部门巡查后,向警方说出了疑虑:机器运转中产生很大热量,需要用电风扇去排风,他们怀疑是比特币机器在挖矿。

什么是比特币在挖矿?比特币是一种国际上流行的虚拟货币,是由专业的设备计算出来的,挖矿就是指,用计算机算出比特币的过程。

据了解,去年下半年我国就取缔了比特币交易平台,但是比特币矿场挖矿是允许的。比特币挖矿除了大量显卡的开销,还要有场地等成本,挖矿机实际运行中耗能高,突然情况非常多,比如宕机、硬件损坏,停电等等。所以若非有极低成本电力,挖矿很难盈利。

8 月,大庆市公安局油田分局的民警随同保卫部门,一起来到现场查看。

厂房里有一排排的货架,货架上摆满了千余台机器,这些机器都在高速运转,就是进行所谓的挖矿,声音大得让人无法忍受。比特币机器是高耗能,警方找专业人士算了一笔电费的账。一台机器按 1000 瓦的功率计算,每天运转 24 小时,需要耗电 20 余度,每度电按八毛钱计算,即将近 20 块钱,1000 台即是 20000 元的电费,且这只是一天的电量。

正常情况下,这个厂的电费一个月要花费 50 万元左右。而据厂房的更夫说,这个厂已经运行了一个多月,厂区所缴纳的电量电费竟然不到 200 度电。

B 耗电量巨大,电表被动手脚

警方怀疑这个比特币挖矿厂可能涉嫌偷电。但是经过初步的排查,警方并未发现猫腻。于是,民警找来专业人士来查看,结果发现配电箱铅封跟铅号不对。经过专业部门鉴定,铅封果然被人为打开了,并在高压计量箱里做了手脚,改动电线后体现的电量只是实际耗电量的几百分之一。至此,警方可以完全认定这是一起盗电行为。为了能计算出比特币挖矿机实际的耗电量,警方先后前往深圳、杭州、北京等地进行咨询和调查,算出的结果显示,从 2016 年 12 月厂区开工到案发之日,用电达 388 余万度,偷电费达 321 万余元,而厂区负责人每月只交一两千块钱电费。

然而,就在警方拆走高压计量箱,还没有完成鉴定该厂存在偷电行为时,就有一个心虚的人主动来到公安机关称要自首,此人叫高程。高程说,这个厂子是他在一个月前租下的,比特币机器也是他进购的,高程还拿出了一个自己和房主刁云志及其儿子签署的租房协议,但警方在其中发现了疑点,因为经过调查高程之前跟房主没有过任何联系,所以这份协议是假的。高程只不过是个 “ 顶包 ” 的。

C 家族式生产,两个厂区齐盗巨量电

谁才是幕后主使?警方通过厂房内的监控发现,除了更夫安勇和白鹏经常出入厂房,两人是房主刁云志的亲友。此外,警方还发现厂子进购的这些机器的邮寄单子的收件人都是刁云志,证据指向这个厂子是以刁云志为首,几名亲友帮他打工,而此时的刁云志早已潜逃。警方立即将他列为网上逃犯。

10 月 23 日,刁云志潜回住地看望朋友时被警方抓获。随后,警方分成多个抓捕组,将其他涉案人员一一抓捕归案。据几人交代,刁云志还有一个厂房用于比特币挖矿。警方根据这条线索又到另一处厂区,拆下了一个高压计量箱,发现依然存在窃电行为。犯罪嫌疑人所窃取的电都是油田用电。仅 8 月 14 号查处当天,这家电修厂实际产生的电费与采油四厂正常计量的电费差值就高达 2400 多元,造成油田用电的重大损失,如果查处不及时,企业用电会一直亏损。

目前,5 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因盗窃已被批准逮捕,由于窃电量巨大,主犯将面临比较严重的刑罚。

分享文章到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

加载中...